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朝夕小说网 >> 定风波 >> 卷十三 惊鸿面

卷十三 惊鸿面

来人穿着十分随意,长长的身量隐藏在一身粗麻质地的长衣中,说完话看到段寻身畔坐着的李牧,眉梢一挑,这才稍稍敛去了几分无赖笑意。

段寻与来人大略玩笑过几句,便将二人相互介绍一番。李牧这才晓得他唤作沈暮山,是沈相的二公子,亦是段寻幼时读伴。此人名号李牧倒是知晓,南都城中那条穿城而过的人工河便是在他的督办下修起来的,家家户户都晓得相爷家的二公子精通工兵水利,却又都不晓得这人还如此年轻。

言语间伙房的人端了三碗面食上来,热气蒸腾,鲜香四溢,李牧便觉得有些腹空了。想来沈暮山也腹空得厉害,面碗刚一放下,他便拾起筷子刺溜吃起来,一边含糊不清地道:“要带人过来怎么也不说一声?也好让伙房的人烧一锅像样的饭菜,你瞧瞧眼下,只能委屈嵇阳贤弟吃这粗面。”

段寻闻言看向李牧,见他也看着自己,眼里笑意拳拳,回道:“中正兄客气了。”

三人胃口颇好,不消多时便用完了一餐简单的晌午,趁着午间众人歇息沿着河岸边走边看。这日是个晴朗的好天气,长空碧蓝如洗,腴白的云倏尔飘走,又倏尔飘来,将淮水的颜色也染作蔚蔚一片,当中白影点缀,好不漂亮。

“岸那头也是我们的人,桥从两边一同开架,今日晚了,下次带你去对岸看看。”段寻在李牧耳边低声说道。李牧闻言,抬首望向遥远的对岸,隐约中当真可见得工事的轮廓,人影是瞧不清的,却能瞧见那杆鲜艳的旌旗,红底黄边,正是大梁的王旗。

至这时李牧心中才有了实实在在的几分真切感受——兴许大梁当真就快要收复北边失地了,那片他从未踏足过的故国土地。

这日段寻与李牧二人在堤岸边坐了许久,有一搭没一搭说着些琐碎的话,直到日头偏西之时,归鸿成群落于岸边湿地,水光潋滟,掠影倏忽。

“都是北方飞来渡冬的鸟,开春以后还未走干净,再过些时日便不容易看见了。”段寻说着起身,俯首道:“走罢,该回去了。”

与沈暮山告别,那人笑嘻嘻道:“走罢走罢,来了也不做正事,光会耍懒。”又转首对李牧道完全不同的话:“下次若还想过来,让千山领你来便是。”

于是二人打马上路,山道狭长,宝马却不惧险峭,一路飞驰。抵达时已是深夜时分,段寻提早与人打过招呼,是以有人专程在城外候着,将二人迎进原本已经关闭的城门中去。他们是打北城门进的,离段王府倒是近,距山阳书斋却要远些。段寻不说,但李牧看他禀退了手下人,打着马默默随在身侧的架势,也明白了他这是要送自己回去。

如此细致周到,若是换做寻常女子,只怕是要立时芳心暗许了。然李牧毕竟不是女儿家,他一面感念段寻的照料,一面又想自己好歹是男子,就算是眼下夜色深沉,也并不值得段寻如此小心护着的。更何况这人陪自己在外折腾了一整日,能早一刻回去,还是早一刻回去歇下好些。如此想着,等段寻坚持着将他送回到书斋要折返时,他却又挂心起他一个人走夜路这事来,道:“时辰晚了,不如就在我这里将就一晚罢?”

段寻闻言倒是有几分诧异,不过却也乐得受李牧挂念,于是也不推阻,干干脆脆地留下来。

客房空置已久,举着灯进去,可闻见一股子呛鼻的灰尘味道,烛光周围密密地飞着一层尘粒。段寻跟在李牧身后走进屋子,刘老抱了一床褥子进来,说是要给换一床干净的床褥。

“先生留人下来,却让人睡蛛网下面,是否太没诚意了?”

李牧闻言呛了一口,心道哪里如此夸张,怎么自己没瞧见有什么蛛网?不过客房这般情形,他确实也有几分心虚,便咳了一声道:“你去睡我的床,我睡这里。”

段寻笑:“哪需如此麻烦,我同先生挤一挤不就是了?”

一边正在吭哧吭哧换床褥的刘老闻言停下动作,转过头来等着李牧定夺,一边道:“也是,这房背阴,白日里照不到光,到了夜里愈发阴冷阴冷的,能不住还是不住的好。”

既被如此说了,李牧哪里还有推拒的道理,加之他本就不抵触与段寻同卧,便就着话应下来。于是这夜在李牧的卧房床榻上加了具枕头,又加了床被子,二人洗漱过后,便吹灯睡下了。

许是白日见闻太过新鲜,又许是错过了平日的歇息时辰,李牧熄灯后怎么也不能入睡。他顾忌着躺在身侧的段寻,怕左右翻身会闹醒了他,便只得就着躺下时的姿势,一动不动地僵在那处。

如此过去不知多久,寻思着段寻应当已经睡实了,他才稍稍挪动了一下身子,半晌后又辗转翻身,不知怎地就叹出一声低低的愁绪来。

就听段寻道:“怎么?睡不惯?”

李牧本以为他睡了,被这么忽地一问,差点没吓出个好歹来,平息了半晌才老实道:“也不是睡不惯……”

段寻未吭声,他又接着道:“大概是过了时辰,反而不困了。你先睡罢,我再眠一眠,兴许就睡着了。”

段寻低声嗯了一下,翻过身,由平躺换做面对李牧躺的姿势,在被子底下将手搭到李牧手上,虚虚地牵住,便不动了:“睡罢。”

这下李牧难眠的缘由算是清楚了——段寻这么牵着他,哪里还能睡得着?他一动不敢动,同一个姿势保持得久了,难免觉得身上不适,但他又不想将手抽出来,是怕吵醒段寻。

亦怕自己稍稍一动,段寻便不再牵他了。

此般心思起于何时?恐怕比他站在自己书屋外望进来那日还要早些。从他十九岁那年一战成名,三年后归朝,骑良驹从自己跟前经过时,根由就早已落下。那时李牧才十六,向往疆场的病弱少年郎匆匆一瞥青年战将,本是命中极其寻常的一眼,却成为惊鸿一面,将心底对故国的朦胧思念与征战杀敌的热血情怀,一股脑全都投在了战将的身上。此后许多年,每逢他归朝,李牧都会站在长街行列中,打远处久久地望一眼。辰光过隙,一转眼便望着他从铮铮青年出落成铁面将军,待他眼角眉梢锋芒更甚,目光亦愈发张狂不羁时,得他一句礼数周全的“先生不必多礼”。

又此后,与人几次匆忙会面,几番浅言,几度来往并几载分别,曾经的那份艳羡与仰慕不知不觉变了模样,于青年人心中疯狂滋长。

正所谓惊鸿一面,瞥在眼中,却落入心底,从此似水流年也好,春秋各半也罢,都不曾忘记彼时那人如玉如虹。

※※※※※※※※※※※※※※※※※※※※

更改一个小地方:

卷十一关于阿寻和牧牧年龄差距的侧面描写处,牧牧说“将军长李牧两岁罢”的“两”改为“几”。

因为作者本人平日里习惯用两代替几的意思,回过神发现容易造成歧义,实际上二人的年龄差应是六岁,不是两岁哦。

啊 原来这是一个起于暗恋的故事啊

喜欢定风波请大家收藏:(www.zxtxt.com)定风波朝夕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定风波最新章节 - 定风波全文阅读 - 定风波txt下载 - 百年灯的全部小说 - 定风波 朝夕小说网

猜你喜欢: 穿成侯府傻女逍遥游认错夫君切片以后穿成雍正后我成了万人迷假酒的自我修养定风波穿成九阿哥后我成了团宠如果贱婢想爬墙假驸马,真皇后借剑学神在手,天下我有小通房农林大佬三千岁用手机教古人搞基建我用魔法称霸逃生游戏从农为商渔家小农女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女配是男主的(快穿)太上皇的猫[重生]大佬又在窥屏了
完本推荐: 臣服全文阅读相见欢全文阅读是心跳说谎全文阅读强撩校草[重生]全文阅读逍遥游全文阅读秦时梦君全文阅读臣服全文阅读学神在手,天下我有全文阅读八零之美人如蜜全文阅读逍遥游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用手机教古人搞基建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窄红全文阅读万花筒全文阅读最强兵王全文阅读渔家小农女全文阅读牧神记全文阅读千金归来全文阅读如果贱婢想爬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定风波假酒的自我修养戏精老公今天作死没导演,离婚吧小通房八零之美人如蜜窄红覆手繁华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世界树的游戏逞骄相见欢男配[快穿]大佬靠种田续命备胎不干了穿成九阿哥后我成了团宠牧神记尖叫女王逍遥游穿成侯府傻女开局从造机甲开始从空我开始的假面骑士之旅大佬自带一万个马甲[快穿]专业接盘侠[快穿]文豪拒绝被碰瓷问丹朱斗罗大陆海贼之摩根家族九零时髦精借剑

定风波最新章节手机版 - 定风波全文阅读手机版 - 定风波txt下载手机版 - 百年灯的全部小说 - 定风波 朝夕小说网移动版 - 朝夕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