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朝夕小说网 >> 定风波 >> 卷三十四 终场戏

卷三十四 终场戏

段寻醒过来了,身上的伤却还未痊愈,仍需卧床休养。林辉自个儿愁了一日,最终还是选择去同段寻说李牧正在来路上这事。

“你放心罢,李牧回信上说同暮山一道过来,不会有事。”

段寻闭眼道:“你看看外头是甚么天气。”

不用看也晓得,他林辉将将才从帐外进来。西北地带风大,尚未入冬时的风便已带了凛冽肃杀的意味,如今真正入冬以后,风呜呜咽咽,帐内都听闻得见,打在脸上更是如同刀锋刺来一般。而昨日傍晚时分,天色又泛起诡异的红,怕是有一场雪就要落下来了。

林辉挠了挠头,半晌才落出一句:“也就是风大,既没落雨,也没落雪……”

段寻便让他去“既没落雨也没落雪”的帐外站着,林辉如蒙大赦,心想与其在里头和人瞎掰扯,还不如站在外头来得舒服。

段寻到底是不放心李牧一行人,这日午间,派出手下一支轻骑前去寻人。不想就在轻骑派出去的这天晚上,一场酝酿多时的大雪落了下来,霎时间将四野捭阖覆盖于冰冷寂静之中。

隔日早间外头的人撩开帐门入内补柴禾,见箭伤未愈的段寻竟已从行军榻上起来,正站在衣架前穿衣。段寻见人进来,肩膀上还有未化的雪花,心道果然是下雪了,便更加觉着不放心,对那人道:“与我备一匹马和几身厚衣服来。”

那人低头应着,转身就出去同林副将说了段将军要外出这事儿,惊得林辉一愣,急匆匆地往段寻帐内去了。他现在伤势未愈,硬撑着骑马远行只能是在旧伤上头添新伤,林辉憋了这些天,眼下见段寻竟儿女情长到不知轻重缓急的地步,心中就有些怒了。他进得营帐内,见段寻已穿好披风,心中那股子邪火蹭地冒高。

往帐门前一杵,冷着脸道:“做甚么?你今日哪也别想去。”

段寻见了那股泼皮的气势,也不强闯,而是就着近处的椅子坐下来,似是玩笑一般地道:“那你替我去?”

林辉怒气冲冲:“不是已派人去寻了!”

段寻跟着还点了点头,出口却是:“这么大的地界儿,一行人怎么够?你常年在野外行军,应当知道寻人的不易。眼下我担心的不只李牧一人,暮山也同他在一道,若是当真被大雪困住出点甚么事,咱们拿甚么同沈相交待。”

林辉心下明白段寻这是在跟他玩儿攻心这一套呢,却又忍不住当真有些担忧。两人在营帐内扯皮半晌,最终各退一步——等到午间时分,若是还没有一点寻人的消息,林辉就同段寻一同出外寻找。

眼下段寻既已起身,也不愿再回去躺着了,便让林辉带着他在营内转转。

两人打开营帐门帘,段寻猛一接触到白日天光,忍不住眯了眼。接着缓缓睁开,入目便是纷扬的雪花,军帐点点绰绰地镶于雪白原野之中,四下里一片肃杀。此刻大军的主力已入了落枢城,营内留下的大都是伤兵和军医,小部分未受伤的则是留下来清点物资。

段寻转了一圈,对林辉和身边跟着的人道:“待城中安顿好,就尽快安排将士们入城罢,这天儿怪冷的。”

又转了一圈,随行的御医也不管段将军意犹未尽,从人群后头钻出来,低头拱手道:“段将军,您该服药了。”此时已近午间,段寻看了看林辉,示意他同自己一道回营帐,又对御医说:“把煎好的的药送到我帐内便是。”

这日午间段寻吃过晌午,又掐着时刻喝了药,便同林辉一道打马出营,往南边的方向去。而此时的李牧一行人已抵达落枢城外,城门紧闭着,沈暮山派人去通传,得到的回答却是段将军不在城内,而在西边城外的军营之中。

好在城内有人识得沈暮山,不多时城门打开,一行车马自内出来,打头之人正是沈暮山的故旧。赶了一路的步行人被引上马车,脚手都暖和了些,沈暮山这才说明来意,引得旁人哈哈大笑,直感叹段将军的弟兄个个都情深意重。

两边的人一错开,却是又隔了一日才终于得见。原是段寻一行人寻至头两天李牧他们夜宿的客栈,问过店家,才晓得人已经又往城里去了。便又跟着赶回来,终于在营中见到了挂念多时的人。

李牧已经安顿了一日,却仍是睡不好,一身借来的冬衣随意裹在身上,整个人都晦暗了几分。而段寻一身风雪,伤后脸色不大好看,眉头也不见舒缓。两人都是沉甸甸的落魄模样,却在见到对面人的一刹那,不由得双双露出一个笑来。

几日后,驻扎在城外的军部相继入城。至此,金军在西北的防线终于豁出了一条大口子,在梁军的步步紧逼之下节节败退。

年关夜,落枢城内的百姓摆起筵席,街市灯火如昼——时隔二十余载,这里的人们终于能够正大光明地过年迎春。

入夜的时候雪停了,李牧从房内出来,身着一件毛氅披肩,立领高高遮过脖颈,直将下巴也一齐遮住了。段寻跟在他身后踏出房门,揽了一下人的肩膀,道:“不是你嚷着要去,又在这里发甚么愣。”

“雪停了。”李牧被人带着往前走了半步,又堪堪停下来,望着暮色中染上一层墨蓝的街市。二人午觉后在房中厮混,直到暮色合拢过来,李牧感到腹空了,才拖着段寻起身。

雪霁后的天终于露出灰白以外的颜色来,此时合着夜幕,当真如同星蓝一般。而墨空下的西北城池已起了灯,红火热闹,街市上穿梭来往,皆是被喜庆气氛感染的百姓。

“就快开宴了,走罢,别愣着了。”段寻拦在李牧肩头的手用了一把力,终是带着人往前走去。二人抵达时宴会已然开始,是林辉这人伙同军中几个爱凑热闹的副将办的私宴,吃食随便,倒是请来助阵的戏班子颇为讲究。

落枢城在金军统治下二十余年,连春节这类普通的汉人节日都被明令禁止,更何况汉人的戏曲琴词。然而即使如此,也还是有人“暗度陈仓”,悄悄地将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往下练着。这支戏班原身便是落枢城中极有名的“刀马台”戏班,二十多年来未现过身,人人都以为他们早已四散奔逃了,倒不知林辉是从哪里找来的人。

最后一出戏唱的是秦腔,唱戏人尾音辗转,绵长凄凉,出口正是那支曾唱遍大梁南北的旧曲《夜江南》。

那是二十余年前,秦淮岸酒香胭影,花粉绿浓中一曲曲动人心肠的曲子由南及北。便是连北方百姓也艳羡那水乡烟雨,都道江南如画,秦淮河畔鳞栉辉煌,美人不穷,可比天上人间。

如今遥远故国听闻旧曲,李牧才恍然思透——如同淮水南岸的他们怀念从未谋面的北方故国一般,生活在金军统治下的北方梁人也怀念着故国。

而他们的故国,锁在淮水以南那座烟雨频繁的南都城里。便是夜江南。

※※※※※※※※※※※※※※※※※※※※

唱腔和曲子都是瞎起的名字,对,瞎起的……

喜欢定风波请大家收藏:(www.zxtxt.com)定风波朝夕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定风波最新章节 - 定风波全文阅读 - 定风波txt下载 - 百年灯的全部小说 - 定风波 朝夕小说网

猜你喜欢: 假酒的自我修养如果贱婢想爬墙逍遥游渔家小农女认错夫君切片以后假驸马,真皇后借剑我用魔法称霸逃生游戏穿成雍正后我成了万人迷农林大佬三千岁学神在手,天下我有定风波大佬又在窥屏了穿成侯府傻女从农为商用手机教古人搞基建小通房太上皇的猫[重生]女配是男主的(快穿)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穿成九阿哥后我成了团宠
完本推荐: 朕的江山亡了全文阅读臣服全文阅读覆手繁华全文阅读我用魔法称霸逃生游戏全文阅读是心跳说谎全文阅读臣服全文阅读八零之美人如蜜全文阅读文豪拒绝被碰瓷全文阅读重生七零小炮灰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尖叫女王全文阅读微光全文阅读千金归来全文阅读最强兵王全文阅读用手机教古人搞基建全文阅读逍遥游全文阅读大佬自带一万个马甲[快穿]全文阅读导演,离婚吧全文阅读把爱豆撩成了我的粉全文阅读某某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相见欢上瘾备胎不干了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最强兵王逍遥游农家乐小老板问丹朱朕的江山亡了斗罗之诸天融合穿成侯府傻女入戏宠妃罢工日常[清]戏精老公今天作死没大佬靠种田续命女配是男主的(快穿)定风波诸天最强猎魔人快穿之大佬她总在伪装假酒的自我修养借剑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被剧情强制娇软空间田园医妃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青丘老祖臣服世界第一游乐场男配[快穿]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

定风波最新章节手机版 - 定风波全文阅读手机版 - 定风波txt下载手机版 - 百年灯的全部小说 - 定风波 朝夕小说网移动版 - 朝夕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