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朝夕小说网 >> 定风波 >> 后记 十年灯

北方的夏日燥热,明晃晃的日头似箭矢当空而下,烤得四野田间皆是灼热非常。农忙的乡人吃过晌午,搂妻儿老小摇扇睡去,屋里屋外偶尔闻一声狗吠,过后便又回归寂静。

过了正午,日头渐渐向西面移去,院中的日影也跟着移动。隐隐绰绰中落下水点,凉水碰到灼热地面,倒也没有立即蒸干了去,又在那阴影中留下另一重颜色。

“今年这天气暑得离奇,我看田间的稻苗都干死了些,真不知入了秋能有几成收。”端着盆子洒水的人一身布衣,面目敦厚,一面动作,一面对廊下摇扇子的那人说话。

只见那人身穿薄绸夏衫,青丝随意束于脑后,他听闻人言亦不张眼,只徐徐摇着扇子,“也就咱地里的这般,你瞧见别家的渴死了么?还不是你耍懒闹的。”

洒水的人脸上挂出抹窘迫,放了盆子,又拾起扫帚,将院中走泥归到一处去,动作间再开口,主动将话题引开:“这院子有一段时日没清扫了,刘衡那小子便没听话扫过罢?”

“他才多大。”摇扇的人微微睁开些眼,瞥一眼院中流泄而下的日光,又道:“你也莫扫了,过阵子就又成这般,白费力气,歇着罢。”

被自家先生叮嘱了歇息的人却动作不停,倒不是他有多勤恳,而是今日书斋这头要来人。人是段府那头的,先生不说,他也知道先生重视,于是自早间起来便一直收收捡捡,直忙到眼下也不停歇。

不多时院门推开,一名十一二岁的顽童嘻嘻哈哈跳进门来,跟在他身后的人作村妇打扮。正是方才扫地人提过一嘴的刘衡与他娘亲王宝湘。

王宝湘甫一踏进院中,瞧见廊下坐着的人,忙惊怪道:“先生怎么出来坐着?灰尘大,还是进屋罢。”

“不碍事,外头吹吹风凉快些。”

话语间跑在前面的刘衡已到了那先生跟前,将手中提的两包糖食递给他,“集市上又出了新糖,先生要不要尝一尝?”

被唤作先生的人轻笑:“衡儿尝过没有?”

刘衡有些委屈:“还没有,娘亲不让我拆。”

闻言,那人放下手中蒲扇,接过糖包,将上头的线拆开来,拿出当中甜食喂了一口到刘衡口中。

“甜不甜?”

刘衡将将点头,便被王宝湘自身后拍了头:“又吃!这是先生特意给你段叔叔买的,方才怎么教你的!?”

刘衡一瞥嘴:“段叔叔不是照样会给我吃。”无赖劲头倒是把对面的先生逗笑了。

待院中收拾齐整时,外间已有晌午觉起的农人走动,比早些时候吵闹了些。几人坐在院中闲话,竟连门外马蹄自远而近的声响亦未听闻。

来人将马拴在院门外的树桩上,马鞭一握,急切切入得院去。

只见他身着一袭短打,脑后的发不成发髻,反是高高束起,青丝飞扬。他三两步踏门而入,只一眼就瞧见廊下正与刘衡说话的人,便远远叫了声:“先生!”

那人循声望来,在瞧见他的一刹那有几分怔忪,随即笑意蔓延开,对着他点了点头,正要说话,却被跟前的小子抢了话头。

只见那刘衡冲着他一笑,甜甜地道出句:“段煜叔叔。”

段煜也笑起来,一边应着,一边走过去,与几人一同落座。他前日才将将从梵阳归来,今早去宫中述过职,便连晌午也不及吃过,独自打马出城,直奔这处书斋而来。

“你爹身子可还好?”说话的是躺椅上那人,那张躺椅已十分旧了,木头颜色早已褪落,扶手及靠背处的垫枕面料也褪了色,是常年洗浆的痕迹。段煜只敢匆匆扫一眼,答道:“我爹这几年,倒是比以往在南都的时候还矫健了,近几日又习得骑射,整日整日地往马场跑。昨日听闻我要过来看望先生,还说要一道过来,只是早间我入了一趟宫,再出来时怕晚了,便没回去叫他。”

“该是我去府上看望才是。”

段煜忙摇头:“眼下正是最暑热的时候,先生身子不好,就别折腾自己了。”

那人无奈笑道:“不过是进一趟城,哪里就折腾了。”见段煜挠头,便又接着道:“今日晚饭留下来吃罢?”

“即便先生不说这话,我也是要留下来的。”年轻人又开始赖皮。

晚饭的几道菜是由王宝湘烧的。早些年刚迁来祁濛山脚下的时候,原是由厨娘和刘老一道管着伙房,前年刘老急病过世,没多久,厨娘便也跟着走了。

没再请人,平日里烧饭的活计便落到了王宝湘头上,倒也不是都由她做,刘会和她家先生偶尔也搭把手。

晚饭过后,落日已沉了下去,暮色四合,炊烟四起,田野间狗吠蛙鸣,偶尔伴着乡野孩童的打闹笑声,倒是比白日里更热闹些。

段煜同先生二人坐于院中乘凉。

他先生仍是坐在那张旧躺椅上,此刻停了手中的摇扇,自袖中拿出一只荷包,握在掌中,说话间拇指细细抚着上头的纹线。

段煜只看一眼,到嘴边的话就又咽了回去。

——那是他小叔的东西,过去他不论穿哪套衣服,总会贴身带着的东西。

“煜儿。”段煜只顾着心下思虑,及至被先生叫了声乳名,才自怔忪中回过神来。“来信中说的事,你小叔他……”

只得在心中将要说的话重新过一遍,开口道:“小叔的墓找到了,在垓尔沟,先生若想去看看……”

“垓尔沟?”躺椅上的人正身坐起,狐疑道:“怎会在垓尔沟?”那地方临近梵阳,段寻出事时,上虞还未攻下,又怎会是在其更北面,当时应当牢牢握在金人手中的垓尔沟?

“先生……我小叔他并非是在北征军攻打上虞时亡故的……上虞一役时,他……他其实还活着,只是被金人捉了去。”

“金军撤走上虞时,是带着小叔一道撤的,许是存了威胁大梁的意图,及至撤到垓尔沟近处,见大梁追击之势愈猛,才……”饶是他自己,说到此处,也再说不下去。

只见他先生坐直的身子脱力松弛下去,他垂了肩,渐渐将目光移向别处。透过那有些佝偻的侧影,段煜才惊觉十年已经过去,而他先生,也已逐渐老了。

这日晚间段煜替他先生打来热水端入房中,见他已枕在手臂上睡过去,书案上灯盏光明,段煜正要出手将其灭去,被拿毛巾进屋的刘会制止住。

“先生要点着灯才睡得安稳,就让它燃着罢,夜里我再进来换。”

“这是为何?”

“说是迁了居所,怕段将军魂归时找不着地方,便执意要点一盏灯。”说着叹了一口气:“近来身子也越来越坏,兑了药,总是不肯按时按量地吃。”

两人还欲说点甚么,趴在书案上那人却像是被吵着了,皱皱眉,又换只手枕着。

刘会便凑上前去,压着声音将人唤醒,又伺候过洗漱,这才同段煜二人撤出屋子,将门掩上。

第二日书斋的人皆起了个早,匆匆吃过早饭,段煜便同先生一道出门,赶在日头照射之前上路。

所谓的墓,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土包,其间覆盖了重重荒草,已不大看得出确实的形状。倒是墓前摆的祭祀瓜果提醒着,这该是一处亡灵长眠的地方。

“皇上的意思是要重建墓地,我爹不愿,说是入土为安,不愿叫人再去打扰小叔。”段煜跪在坟前,见先生始终沉默,盯着手中的纸钱长久出神,便主动出言打破沉寂。

那人终于点了点头,随后道:“你小叔其实不喜欢热闹,从前军中回来,总跟我说太吵了,睡不好。”

“……”

“我瞧着这地方安静,倒是合他心意。”

“……”

“煜儿。”先生喊过这声后又顿住,段煜便答一声,超前倾过身子,听他道:“我要是死了,便也将我葬在此处罢。”

“……是,煜儿明白。”说罢终是没忍住,眼中落下泪来,而这时他也才注意到,跪坐在之前的先生早已勾了脊背,头伏低,肩膀止不住地抖动。

这么多年,竟是头一回见他哭。

七夕这日晚间,山阳书斋的先生做了一个梦。

梦见青年打马而来,一袭紫衫短打,脖颈下坠一枚玉如意。那人到了跟前,朝自己伸出手来。他忙递出手握上去,那一瞬只觉有千言万语堵在心口。

随后一股大力拉扯,他被带着翻身上马。随后马儿一转身,又朝来路飞驰而去。

阵阵风声,忽觉困意,而那人竟像是知晓他心意一般,对他道:“睡罢。”

仿佛十年睡意顷刻而来,他眼皮沉沉,靠在那人背上倏尔入睡。

梦外屋中,灯烛随风摇曳,一个打摆过后,忽灭了去。

又道是:与君同穴眠,共听风雨声。

《定风波》

番外完结

※※※※※※※※※※※※※※※※※※※※

完整版文档指路微博,包含被锁的第28章。

下一篇文《一如年少模样》下周一开。

大把年纪就不卖萌了,蹭个么么哒。

《定风波》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朝夕小说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朝夕小说网!

喜欢定风波请大家收藏:(www.zxtxt.com)定风波朝夕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定风波最新章节 - 定风波全文阅读 - 定风波txt下载 - 百年灯的全部小说 - 定风波 朝夕小说网

猜你喜欢: 农林大佬三千岁借剑大佬又在窥屏了太上皇的猫[重生]女配是男主的(快穿)假酒的自我修养小通房假驸马,真皇后渔家小农女逍遥游我用魔法称霸逃生游戏定风波用手机教古人搞基建认错夫君切片以后学神在手,天下我有穿成九阿哥后我成了团宠穿成雍正后我成了万人迷如果贱婢想爬墙穿成侯府傻女从农为商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
完本推荐: 大佬自带一万个马甲[快穿]全文阅读逍遥游全文阅读文豪拒绝被碰瓷全文阅读入戏全文阅读尖叫女王全文阅读逍遥游全文阅读八零之美人如蜜全文阅读千金归来全文阅读是心跳说谎全文阅读定风波全文阅读秦时梦君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朕的江山亡了全文阅读把爱豆撩成了我的粉全文阅读我用魔法称霸逃生游戏全文阅读相见欢全文阅读某某全文阅读万花筒全文阅读导演,离婚吧全文阅读强撩校草[重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农林大佬三千岁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爱在随遇而安探险生涯从手札开始假酒的自我修养朕的江山亡了牧神记开局从造机甲开始世界树的游戏世界第一游乐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那个队长请留步相见欢我用魔法称霸逃生游戏仙逆借剑炮灰之爱万花筒魔渊签到一千年座下三万魔头最强兵王这白眼不要也罢天医凤九斗罗之诸天融合三日月的奇妙之旅农家乐小老板秦时梦君从农为商窄红梦回大明春娱乐:从胖子开始成为男神

定风波最新章节手机版 - 定风波全文阅读手机版 - 定风波txt下载手机版 - 百年灯的全部小说 - 定风波 朝夕小说网移动版 - 朝夕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