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朝夕小说网 >> 缺氧时代 >> 圣父030

说是山, 和灾变前复原图上的山又有很大的区别。比不起复原图上郁郁葱葱的山林,这里的山更像是一个又一个长满球棉的土坡,短则半人高, 长则一人多高的球棉迎风站立, 棉包垂挂,棉絮纷飞。

说有路,和真正路也有很大的区别。不过是大大小小球棉植株间有些可以让人通过的缝隙, 有个行进的着力点而已。

肖四方跟在刻意放满了速度迁就她的岑薄身后, 在这些缝隙里快速穿行。

很快, 他们的眼前就出现了一块球棉被清理的相当干净的空地,这块地被圈起,周围盘旋着严实的电网, 入口极为窄小, 且守着四个身穿战斗服, 手持超能粒子枪士兵。电网外还有数量不下百人的士兵以十人小队模式分散巡逻, 看守十分严密。

空地不过一平方千米大小, 在肖四方的位置只是依稀可以看见电网内有几间简易房,除此之外却是什么都看不见了。

她微微蹙起眉头,感觉不太对劲。

上百人的巡逻队,这么几间简易房肯定是住不下的, 除非他们值岗的换班回城。可既然保护如此严密,这么点大地方要守这么多人,那为什么要长途跋涉来换班增加不法分子混入其中的危险呢?要知道,这里虽然也属于外城, 可并不是有人烟的外城, 距离这里十公里外才有居民, 和外界来往很不方便。

如果真心想要守护好这个种源地, 为什么不干脆把四周再平整一番,扩建出几千平方米的位置,直接让这些巡逻队驻扎在这里呢。

是故意这么安排迷惑像他们一样的闯入者,还是这个种源地根本就是个假的?

“位置小,人数多,又有古怪。”肖四方往前爬了几步,贴着岑薄的背小声提醒道:“我觉得我们可以先在附近找找疑点,再考虑要不要进去,以免打草惊蛇。”

岑薄回头,也压低声音附在她耳边道:“可咱们才是那条蛇。”

“……”

“我们主要是来玩的,放松点,失败了也没关系,还有机会尊重星主权威不是么?”岑薄看看她满脸一言难尽的担忧,无声笑了笑,借着茂盛球棉的遮掩向前移动,“你就在这里不要动,我马上回来。”

肖四方想叫他都来不及,只好继续缩着身体躲着,没再动弹。

她可没自信在一百多号人手底下全身而退。

巡逻小队的巡逻范围很小,以圈出来的位置为圆心,在空地圆的基础上扩散出去两百米大小而已。也因此,每一个十人巡逻小队,每隔一分钟就交叉一次,把种源地围得跟铁桶似的。

换了一个位置的岑薄又观察到了新的异常,士兵们神色和状态都不正常地松散,再有地面明明被他们踩得乱七八糟,却仍有球棉长出……正常来说,常年被踩踏的地面长不出什么东西,可这一块地似乎无论被踩踏多少次,球棉依然会顽强地生长出来。

生命研究院得到的种源地位置就是这个坐标,如果这里面不是真的种源植株,那这个星球的星主上报假种源地位置背后的秘密,就很值得监察局好好调查了。

摘掉右手的手套,白皙如玉的手指在身边的球棉枝干上拂过,原本只有大拇指粗的枝干倏地疯长,一米两米三米节节攀升!

随着他的移动,数十株球棉拔地而起,以极其恐怖的速度生长盘结,噼里啪啦的速生动静和骤然拔节的球棉体积几乎同时引起了巡逻队的注意!

“敌袭?!”

“不,好像只是球棉出了问题……”

“难道离得这么远也被影响到了吗?”

他们的声音因为惊慌而没有得到控制,每一个字肖四方都听得清清楚楚。

离得这么远也被影响……是什么意思?

“不会的,之前从来都没有过这种突变,怕是别的什么缘故,总而言之先戒严,立刻向上面汇报!”

“要不要让那边的人过来看看,反正离得……”

“住口!”

未曾收敛的声音随着这一声怒喝变低,四周重新安静下来,肖四方所在的位置什么都听不见了,只能微微仰起头,复杂地看着那一片被放大了十倍的球棉。

毫无疑问,这种变故是离开的圣父大人造成的。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头顶的棉包一动,熟悉的身影就回到了刚才的位置。

“走。”

他说完就往远离巡逻范围的方向移动,肖四方咬咬牙,只管尽力跟上。

小心翼翼避出去近一公里,岑薄才停下来,歪着身体坐在一棵略大的球棉旁,头顶的位置在球棉的中段,一片干枯的叶子正好卡在他深灰色的头发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把帽子摘了,只戴着面具,露出轮廓完美的眼睛和嘴唇。

“围墙内除了一棵用玻璃罩罩着的普通球棉,没有任何东西。”

“普通球棉……果然是假的。”肖四方没有太惊讶,把自己在外面听到的话转述给他,“他们说被影响的时候用了一个‘也’字,还说要不要让‘那边的人’过来看看,提到了距离,不过我没听见是远还是近,按照语句分析应该是离得近。我猜,这个‘那边’才是正在的种源地。”

岑薄若有所思,“原来真正的种源地就在附近啊。”

肖四方点点头,“应该是。”

他一时没有做声,肖四方偷偷看他沉思时半阖的眼睛,刚才疯狂长大甚至说是变异了的球棉在她心里也不断膨胀,一路挤出嗓子眼。“是您让那些球棉长大的吗?”

一不小心就直接问了出来,肖四方对上他看过来的视线,索性又问了一遍,“是生命研究院的新成果吗,瞬间异化?”

还挺聪明的,知道用异化来形容,而不是催长。

岑薄微微一笑,薄唇轻启,“不告诉你。”

肖四方:“……”

经历得多了,她觉得自己也该习惯了,于是果断放弃这个被他拒绝了话题,回到正事上来,“那我们要在附近找真正的种源地吗?”

她做事一直都秉持有始有终的理念,开头遇到的一点波折并不影响她的积极性,很有热情地继续道:“既然就在附近,应该不难找,现在时间也还早,花一整个上午的时间来找肯定能找到。”

可惜并不是每个人做事都有始有终。

“嗯?”面具都挡不住岑薄脸上的无趣和兴味索然,“不想找东西,好无聊,交给生院的人自己查吧。等他们查到,我们再来好了。”

他一脸昏昏欲睡的模样,看得肖四方憋气极了,怎么上头那个棉包没掉下来砸他一脑瓜子呢,有摊开的手掌那么大的棉包砸下来应该挺疼……

嗯?有摊开手掌那么大的棉包?

肖四方的目光上移,黏在了那个好像格外大,又没有很突兀的棉包上。缓缓移动视线,相继落在周围的棉包上。

刚才没有发现,现在一看,这里球棉植株的平均株高和棉包的平均大小,都比城外的球棉大上整整一倍!

原本X-366作为球棉起源星,其遍地都是的球棉就比其他星球精心伺候的球棉要大一圈,可不知不觉的,这里的球棉已经大得不寻常了。

这个方向的球棉,比刚才那个假种源地旁边的还要大一些。

一个想法在她心中自然成型,“可能不用找,只要跟着这些球棉变大的方向走,自然就找到目的地了……”

即便是歪着身体坐在地上,又看不出面貌,岑薄也还是那个光风霁月的星际圣父,语调不急不缓温淡适中,“傻子,既然出了一个假种源地,这就证明这件事背后很复杂,牵涉其中对我们没有好处。”

他来X-366只是想研究一下这棵稳定的完全异化植物到底是个什么形态,没想牵扯到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里。

道理肖四方都懂,可还是觉得遗憾,“防护罩隔离环还有枪我都没用上呢,那不就白来了吗……”

岑薄哑然失笑,原来重点是在这里吗?

看着她满脸的失落和被拉住了缰绳的跃跃欲试,岑薄想了想,要是就这么回去确实有点不值当,不如玩一把大的,反正是偷偷来的,没人知道。

这么想定,他又开始往外掏东西,超结晶短刀,光压双栓炸弹,速燃液,定时引爆器,氢离子喷射管……

看得肖四方眼睛红了,红得滴血。

这些东西包括她之前接手的三样,随便拿一个出去都是她家五口人好几年的开销,她得花多少年才能像他一样阔绰啊。

跟移动军火库似的搬出一堆军火后,他最后拿出两只便携飞行器,“还好带了一块备用的,飞行器熟悉吗?”

肖四方接过其中一块,沉甸甸的重量拿在手里特别安心,轻抚踏板侧边小小的标记,答道:“F-E系列踏板型飞行器,这是第二代,今年五月份推出的最新款,比一代小巧,增速一点五倍,节能两倍,双脚卡扣加装软底转盘,反震技术,更符合人因工程。“

“嗯?我都不知道有这么大的改进。”岑薄这回是真的有些惊讶,“有了解?”

肖四方爱不释手地抚摸着飞行器,点点头,“您上次救了我以后,我查了查,了解过它的构造,顺便对比了一下其他型号的飞行器,不愧是最新型,F-E系列不愧是便携飞行器中的王者……”

等她有钱了,一定要给自己和八面都买一块。

“那你会用吗?”

岑薄的第二个问题打断了她满满的赞美之词,也让她的神情出现一丝迟疑,“我懂它的内部运行,当时也把说明书看了一遍,应该会?”

“哦~”岑薄笑眯眯点头,“那就是不会用。”

肖四方:“……”无法反驳。

球棉丛里,两人坐在枯叶堆上,中间隔着一堆令人望而生畏的军火,一对一口头教导飞行器的使用方式。

岑薄说得仔细,肖四方听得也非常认真,等后者在脑海中顺利踩着飞行器翱翔天际几百公里,这堂课才算上完。

“好,那我们就让这些东西派上用场吧。”说着岑薄脱了身上的大风衣给肖四方穿上,在对方疑惑的视线里把地上的武器一样一样塞进风衣的大口袋,“没有带空的空间钮,所以你就将就用这个吧。”

身上本就挂了一个大布袋的肖四方觉得整个人起码重了二十公斤,晕乎乎问:“什么用场?”

扒开枯叶,底下黑色的泥土很是湿润,岑薄歪着脑袋仔细看了看,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道:“闭上眼睛。”

肖四方拧着眉头照做了,黏糊又冰冷的东西粘上脸颊的时候她条件反射挥手要挡开,“什么东西!”

“别动别动,马上就好。”岑薄轻松制住她的动作,上手对着她的脸就是一顿揉搓,直到白净的脸完全看不出本来面目,才满意地停手,“好了,变装完成。”

终于能动的肖四方抬手往脸上一擦一手烂泥,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什么变装,分明就是在找机会玩弄人!

想揭发他的真面目!非常想!

“不是想把事情做完吗?”已经熟练掌握怎么把她惹毛,又怎么让她忽视这些小玩笑的岑薄把被她蹭掉的那块泥补上,“这样就可以去做了。”

“哦……嗯!”肖四方的气果然漏了个精光,满眼只剩下认真和凝重。

岑薄没忍住,伸手又摸了她一脑袋泥,真是个好孩子啊。

整装完毕,两人依旧保持一前一后的行进方式,顺着球棉变大的方向快速移动。

翻过两座山,开放的山谷入口终于出现在两人面前。

涧溪潺潺,从山谷间蜿蜒而出,溪边的球棉格外硕大,有灾变前的乔木那么粗那么高,棉包也长到了脑袋那么大,不停飞出棉絮的裂口成锯齿状,看起来有几分狰狞。

岑薄蹲在一棵球棉下,看着那个看似平静的入口。

“觉不觉得这里球棉大的有点儿过分了?”

肖四方环顾四周,小心点头,“产量一定很高。”

岑薄回头看了她一眼。

肖四方于是又补救道:“现在我觉得它像完全异化植物了。来时那一路把守如此森严,恐怕真正的种源地就在这个山谷里。”

从假种源地到这边不过五公里,前两公里还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后面三公里居然足足设了十六个哨点,若非圣父大人本领通天发现了蛛丝马迹,带着她悄无声息全数避开,不然凭她现在的本事,估计连第一个哨点都过不去。

“自然,前面的人手只会更多,说不定会上机甲,怕吗?”

肖四方下意识去摸脖子上的空间钮,摸空了才反应过来宝贝已经抵押,便又把手放下,塞进口袋里摸了摸那些武器寻求安心,斩钉截铁道:“不怕。”她谨慎小心不假,可要是一点风险都不敢冒,她也不可能三天两头跨星球。

“真棒。”岑薄夸了一句,“那我就这么冲进去吧,你听我的信号行动,记住了吗?”

“记住了。”肖四方沉下心,目光坚定。

他们在假种源地弄出了动静,这边一定已经接到风声戒严,再想偷偷摸摸进去并不现实,只能从正面突破,以最快的速度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才有见到真正种源的可能性。

肖四方在新生中的水平还算马马虎虎,这种场面上就不能看了,带她进去就是拖油瓶。不过没她也不行,岑薄再厉害也就是一个人,还是不能暴露身份的一个人,突然冲进去容易,冲出来还是有一定风险的。

多一个肖四方在外面接应,安全性会提高很多。

面具下的眼睛冷厉几分,人便跳了出去,脚下的飞行器如同拥有自主生命般灵活,带着一条三十公分长的焰尾极射而去。

一开始就提到最高速!

他走了肖四方也没闲着,活靶子升空时是观察对面潜伏敌情的最佳时机。

山谷两侧包括溪流水底都产生了异动,但只是一瞬的异常,在飞行器过去后立刻恢复了平静。这些人没打算立刻出手,如果肖四方猜得没错,他们才是最后一道防线。

第一声炮响后,巨大的光点接连不断从地面炮台射出,岑薄在空中上上下下旋转,尽数避开一口气冲过山谷入口,真正的种源地终于在眼前缓缓展露。

一个占地约十万平方米的敞开式圆形建筑坐落在山谷最中央,过二十米的高度分成六层,每层房间数不下五十,建筑的最中心挖空,无声供养着一棵比建筑本身还要高出数米的球棉,十多米粗的主干,两米宽的枝丫,巨大的棉包堪比一个四十平方的房间!

岑薄避开脚下越来越密集的攻击,全速冲向真正的种源。

呵呵,看来有问题的不止X-366,生院内部也都是窟窿。

果然,数百年无人发现球棉是完全异化植物并非马虎大意,而是被刻意遮掩了。

“拦住他!”

“集火——”

“升空,快!”

种源地的总负责人脸都青了,明明在收到前方异变消息后立刻戒严了,可对方居然连藏都不藏直接打上门,他们还是措手不及!又因为这里距离外城那些流民还是太近,不能出动机甲和一些高杀伤的武器,闯入者肆无忌惮,他们却束手束脚,简直憋屈死了!

“一组二组在干什么,放电网给我套住他!”

“外围注意埋伏!可能有同伙!”

距离球棉种源只剩不到二十米时,六层所有房间分别架出超能粒子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闯入者,扳机按下。与此同时,球棉的巨大棉包后闪现四位身穿战斗服腰佩新合金剑的男子,手上同样举着枪,同时冲了过去。

这么大的阵仗?

岑薄挑眉,凌空收起脚下飞行器,抛出一颗拳头大的金属球,刺啦一声张开成伞状护盾,叮叮叮一阵连响,挡下房间内齐发的子弹。他自己则向球棉种源粗壮的枝干落去,数颗子弹擦着衣服飞过,反手擒住抛弃枪支朝他袭来的一条大腿。

冲在最前面踢出最强一击的男子只觉一股巨力袭来,紧接着整个人被抛飞了出去。

其余三人见状齐齐持剑围攻上前,岑薄勾唇,一只握在手中的小小信号弹往上一扔。

咻——

信号弹破空发出尖啸,刺眼的白光落尽原地待命的肖四方眼底。

该她上场了!

体积缩减了大半的布袋子仍然挂在腰间,脚下飞行器一晃,人便歪歪扭扭地冲了出去。

纸上谈兵果然不牢靠!

差点摔下去的肖四方手持氢离子喷射管,操纵飞行器大走S型,在第一颗炮弹打来时按下手中的引爆器。

嘣,嘣,嘣!

山谷两侧,溪水旁边同时爆炸,火光席卷干枯的球棉枝叶,大火瞬起,熊熊燃烧。

“果然有援手!”

“他们总攻了!”

负责人气得脸都紫了,一把夺过其中一人的飞行器,一边怒吼一边朝枪林弹雨中自如游走的岑薄杀去,“全体出动!一至四组,一分钟内务必拿下敌人!其余人负责外面的杂鱼,一个都不能放过!”

这个首攻者到底什么来路,这么多人同时动手都没伤到他!还有外面到底有多少援手,三个方位同时炸响那不就至少有三个人……该死,这么多年没出现过问题,光是演练的配合还是差了点火候!

三颗光压双栓炸弹的威力足以把方圆百米内的一切夷为平地,肖四方胆大包天,在火力已经转移过来的时候,边躲边狂撒速燃液!

火舌疯狂卷起,滚滚热流和浓烟极大的阻碍了对手追击,肖四方在飞行器上越晃越熟练,手中的喷射管到处乱射,只要是之前洒到过速燃液的地方,再被喷射管一喷,直接爆发小规模爆炸,砰砰砰接连作响,一时间无人可挡。

忍痛放出定标器,充当炸弹投掷器的决定是正确的!放出去的那三只定标器是她自制的,原本打算去一趟Y-305废墟星,把它们卖给黑矿上的流民矿工下矿时做探测先锋之用,赚个两千星币回来也算不虚此行……不过能派上这样的用场,也值了!

感谢茂密的球棉,感谢岑爸爸的财富!

夺过新合金剑的岑薄听着外面震天的动静,心里感叹着后生可畏,甩脱试图缠住他的三个男人,一剑劈向最近的棉包,斩下近十个立方米大小收进空间钮,果断离开。

分散的战力再加漫天的浓烟,岑薄没费什么力气就顺利脱身,找到正被十多位穿越了火海的守卫缩圈包围的肖四方,正打算直接带人逃走,就见小姑娘极冷静地抬起手腕,枪口下压快速扫射!

不但会用枪,还用的不错,果然有意思。

岑薄眯着眼睛挥开浓烟和飘散的灰烬,把人一拎就走!

“乖,下次再来玩吧。”

他的声线微微变调,音量却没控制,响亮的很,听得守卫们纷纷呕血。

下次来玩?简直欺人太甚!

他们愤怒地想要冲上前,却被弥天的大火和烟尘拦下。

两人全须全尾撤退成功,只留下满地燃烧的球棉和再也起不来的尸体。

亲自上阵也没能碰到入侵者一片衣角的总负责人眼睁睁看着他们扬长而去,再看看少掉的那小半块棉包和满目疮痍的现场,如坠冰窟。

“废物!都是废物!”

“对方就两个人!两个人就把我们八百个人打成这样!”

“追个屁,灭火啊!”

他死定了,他们都死定了。

全完了。

喜欢缺氧时代请大家收藏:(www.zxtxt.com)缺氧时代朝夕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缺氧时代最新章节 - 缺氧时代全文阅读 - 缺氧时代txt下载 - 织朱的全部小说 - 缺氧时代 朝夕小说网

猜你喜欢: 炮灰之爱缺氧时代三日月的奇妙之旅臣服快穿之大佬她总在伪装男配[快穿]专业接盘侠[快穿]万花筒
完本推荐: 强撩校草[重生]全文阅读我用魔法称霸逃生游戏全文阅读大佬自带一万个马甲[快穿]全文阅读窄红全文阅读万花筒全文阅读梦回大明春全文阅读最强兵王全文阅读八零之美人如蜜全文阅读认错夫君切片以后全文阅读某某全文阅读开局从造机甲开始全文阅读用手机教古人搞基建全文阅读穿成九阿哥后我成了团宠全文阅读是心跳说谎全文阅读如果贱婢想爬墙全文阅读相见欢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臣服全文阅读秦时梦君全文阅读逍遥游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假酒的自我修养我用魔法称霸逃生游戏朕的江山亡了快穿之大佬她总在伪装大佬靠种田续命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全职法师之超凡觉醒小通房臣服臣服用手机教古人搞基建入戏九零时髦精斗罗之诸天融合男配[快穿]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秦时梦君农家乐小老板尖叫女王认错夫君切片以后农林大佬三千岁太上皇的猫[重生]是心跳说谎爱在随遇而安诸天最强猎魔人大佬自带一万个马甲[快穿]缺氧时代穿成九阿哥后我成了团宠微光世界树的游戏

缺氧时代最新章节手机版 - 缺氧时代全文阅读手机版 - 缺氧时代txt下载手机版 - 织朱的全部小说 - 缺氧时代 朝夕小说网移动版 - 朝夕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