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朝夕小说网 >> 缺氧时代 >> 斗士060

“是这样的, 我跟我们家能做主的人通过气了……”

肖四方把刚才和肖婶婶商量好的事说给他听,末了颇自得道:“我们家的人口风都很紧的,也不会故意来张望您, 保证不会让您不痛快。”

岑薄只是笑, 没有立刻说话。

小姑娘一提到家人神色都不一样了,整个人都活泼欢快了起来。

可真奇怪啊,明明她无父无母, 在贫困潦倒的家庭里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

他不吱声, 肖四方就忐忑了起来, 难道他其实更愿意和他们一家人坐在一起,感受家庭的温暖?

“要是您想和我的家人交流也是可以的,我叔叔和奶奶都不知情, 您可以……”

那可饶了他吧, 这么无聊的事情, 他平时已经做够了。

岑薄停下打量, 开口制止她:“没关系, 就这样可以了。”

“哦。”

肖四方也觉得自己应该是没有揣摩错的,她拉起房间里唯一一扇小窗户的帘子,隔着玻璃张望一眼。

黄乎乎一片,到风沙最大的时候了。

椅子上的岑薄随口问道:“看什么?”

肖四方看了一下时间才回答:“看无风期什么时候来。”

“嗯?”

“再过半小时左右风沙就能停, 到时候请您看外城的风景。我们这里没有什么好东西,无风期的天空却是很美的!”

虽然中间有这位圣父大人横插一脚,但到家后肖四方还是很高兴的,多了一个人也没影响到她的好心情, 这会儿和他说话腔调也自然, 还有一点点因为熟稔自然而然的亲昵感。

和岑薄相处的多了, 最开始的小心翼翼早就被抛开了, 在她心底还保留的一丝畏惧也不是针对他的身份和性格产生的,而是对强大实力的敬畏之情。

肖四方总是对整个星际的人都爱戴他这件事感到不可思议,可抛开心里那一点点成见后肖四方也知道,就算是这个张口闭口都想玩的圣父大人,也挑剔不出什么大的问题。

首先他没有阶级偏见,其次不恃才傲物,再者对于她那个在旁人看来分外好笑的理想,也从未表露出半分轻视与嘲讽,然后说话声音又好听,人又有耐心……这些优点加起来,就超越百分之九十九的居民了。

肖四方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在人前袒露真实的性格,但他本来就总是在做一些让她想不明白的事情。

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不一定要相互理解。

肖四方自己理解不了别人,也不要求别人来理解自己,但她愿意积极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也去倾听他人的意愿,在不相互背离的情况下求同存异。

这是她自己琢磨出来的相处之道。

因此就算在圣父大人面前,她也可以秉持同样的原则与他相处。

至于他们之间的关系,岑薄定义为玩伴,而她则认为是战友。

他们都想改变现状,都有追求。

岑薄懒洋洋的,兴趣缺缺:“我们的审美不重合,你自己去看吧。”

肖四方:“……”

忍耐,弱小就是要挨打,就是没有话语权。

风沙刚停的时候,肖家的晚饭上桌了。说是晚饭,也就是普通的营养泥而已,照旧一人一盒,半点花哨都没有。

肖老太坐在主位上,瞥了四方一眼,“你那个同学真的不和我们一块儿吃?”

肖四方不知道肖婶婶怎么跟老太太说的,不好胡编乱造以免自己拆了台,索性干巴巴地点了点头。

“妈您就别惦记了。”肖婶婶稳如泰山,“保管不让您担心的事情发生。”

小儿子没什么出息也不顶用,这个儿媳妇还是很靠谱的。

听她这么说,肖老太也就放心下来,不再过问。

饭桌上,四方八面两人又挑了一些有趣的事情讲了,间或再挨几句骂,一餐饭很快吃完了。

老太太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只过了几个月,原本还能藏在袖子里的黑斑都已经蔓延到手背上,把青色的血管都覆盖住了,远看像沾了什么脏东西,黑黢黢一大块。

八面送老太太回房间,肖四方拉住赶着去上工的夫妻俩,小声问:“要是能多吸些氧,奶奶能好一点吗?”

肖大度叹了口气:“试过了,就上周给老太太试着吸完了一罐C级氧,一点起色都没有。”

“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肖婶婶一听肖四方这话就知道她又要做些不规矩的事情,严厉地斥责了一句让她明白自己的态度,才稍微放缓和声线,又补充了一句:“底子立不住,越补越坏事,不能乱来。”

肖四方眼中暗了暗,不说话了。

“唉。”肖大度拍拍她的肩膀,“多陪陪她吧。”

把厚重的帘子卷起,大门和窗户统统打开,又把门口扫了一遍,肖四方搬了个小板凳,在她的“藏宝池”前坐下来。

她没着急动手,只呆呆地仰望着瑰丽的天空。

在哪儿哪儿都是黄乎乎灰蒙蒙的外城,这片天空确实是最美的风景了,艳红,亮橙,深紫,金黄……绝妙地融合在一起,每一个交界点都充满了迷幻的色彩,好看极了。

可正如圣父大人并不稀罕的那样,也确实没什么好看的。

再怎么好看,它也永远停留在天边,停留碰不到摸不着的地方。

这道风景是外城特有,但又不属于外城。

外城,一样好东西都没有。

正发呆时,不远处却热闹起来,一群不到成年人腰高的小萝卜头成群结队的,或拖或拽着一些什么东西,咿咿呀呀过来了。

“四方——”

“四方四方——”

稚嫩的呼唤声把肖四方拉回现实,朝发出声音的方向看了一眼。

大孩子小孩子们都扬着笑容,小脸红扑扑,兴高采烈地往她这儿来,走得快的都快到她跟前了。

“我妈妈说你回来了,上学怎么要去这么久呀?我姐姐就每天都回家,你怎么跟她不一样?”

最前头的大孩子把抱着的布包往地上一放,激起一小片尘土。

肖四方没空回答他,站起来就往孩子们的方向跑,把落在最后面还摔了一跤,模样最多也就三岁的小男孩扶起来。

小孩人摔了,手里还紧紧捂着一个巴掌大的小袋子,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宝贝摔了也不肯撒手。

肖四方威严地看向其他大孩子,问:“谁把这么小的弟弟带过来,又不好好照顾的?”

孩子们安静下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跑在最前面的孩子摸了摸脑袋,笑嘻嘻道:“是他自己要来的,也给你找了东西呢!”

肖四方就又去看还被自己扶着的小孩,后者眼睛里一点泪花都没有,看着是没摔疼,还把小袋子往她这边塞,奶声奶气:“给、给四方。”

小袋子打开,里头就一颗六角螺栓坠在袋子底部。

“窝找的!”

肖四方哭笑不得,一把将小孩抱起来安顿在自己的凳子上,让他们都不要乱跑,转头回屋拿了特意带回来的零食。

“排队!”

她一声令下,这些早前在她这儿领过糯米糕的小孩自觉就站好了,排起歪歪扭扭的队伍。

板凳上的小孩看来看去,也想跟着凑热闹,被一巴掌按在了原地,只好睁着乌灵灵的眼睛看着肖四方。

这里的孩子有八个,肖四方带回来的零食正好够分,她也不管分的什么,统一按身形和包装袋大小匹配。

“相互分享,换着吃知道吗?”

“知道——”

这些孩子都很乖,肖四方也不担心他们会抢食而打起来,又回去搬了一个板凳,开始收拾他们带来的东西。

孩子们没着急吃,各自攥着自己分到的零食,叽叽喳喳邀功。

“我家里还有好多呢,是我拿不下了,才只带过来这些!”

“我也是!我还让我妈妈帮我找了呢!都特别好!”

“窝、窝也有!”

……

小孩子嗓门细,说起话来音量也不小,极具穿透力地挤进好几堵墙,惊动了正在小憩的岑薄。

过了一会儿,低头忙活的肖四方耳边声音骤然消失,疑惑地抬起头,正好看见他从门口走过来。

孩子们乍见生面孔,又是这么高这么大的一位,一时都呆住了。

肖四方:“吵到您了?”

“谁说不是呢?”岑薄用了个反问句,笑眯眯地把最小的孩子拎起来,小孩眨眨又黑又亮的眼睛,没哭也没闹。

抢了小孩座位的岑薄缩着大长腿将就在小板凳上,又把人捞回来放在自己的腿上,一边掐人脸蛋一边问:“哪儿来的孩子?”

孩子们看他的动作,嘶了一声,纷纷往边上退开,生怕自己的脸蛋也给他来这么一下。

肖四方看了被他抱着的小家伙一眼,没哭,也就不去管了,道:“都是附近邻居家的。”

“不错。”岑薄颇莫名其妙地回了一句,然后就逗起小孩儿来,“你叫什么名字?”

给陌生人抱在怀里小男孩也不怯,口齿清楚地回答:“三宝!”

“嗯?那三宝这是干什么来了呢?”

岑薄声音好听,身上的气息又让人舒服,所以尽管这题有点儿超纲,三宝还是磕磕绊绊地说了个首尾:“哥哥说四、四方有好吃的,可以换换,拿这、这些!”

短短的手指指向已经被肖四方倒出来的破铜烂铁们,又举了举手中的小饼干袋子,“好多~好多~”

岑薄轻笑,“原来是这样啊,那三宝也给四方拿东西了吗?”

三宝重重点头,原本是想指给他看,可东西都混在一起他找不到了,就把肖四方给他折好放衣兜里的小布袋重新拿出来,“装这里,给、给四方惹!”

他是很认真的,白胖的小脸都绷了起来,疏淡的小眉头挤在一起,还拍了拍已经什么都没有的袋子,“下次还要,给四方!”

“那要是四方不需要这些了呢?她不要,你们就不可以换好吃的哦,不然就是小坏蛋。”

三宝茫然了。

不要?为什么不要?

“她要的,四方都是要这些的,我们都知道。”有个大孩子站出来,高声喊道:“她会用这些做会动的小机器人呢!”

岑薄欺负小孩上瘾,搂着三宝露出质疑的神色,“我不信,这些都是坏掉的东西,怎么能做什么机器人呢?你们肯定撒谎了。”

这下可把一群孩子都气到了。

“我们才不骗人呢!”

“就是,你乱说,你才骗人!”

“大坏蛋!”

面对孩子们的愤怒,岑薄气定神闲地捏着三宝的脸蛋,继续和他们对质:“好孩子不可以和人吵架,你们都是坏孩子。”

“我们才不是!”

“是你要和我们吵架,你是坏大人!”

“略略略,坏大人坏大人坏大人!”

“大坏蛋!大草包!大垃圾!”

“我们是小孩子,你和我们吵架,你不要脸!”

肖四方:“……”好无聊啊这个人。

岑薄一点儿也不在意被骂,语气都没有任何变化:“我可没有跟你们吵架,我在教育你们呢。你们说她会做小机器人,可我没有见过,你们要拿出证据给我看才可以啊。”

这话提醒了只顾着吵架的孩子们,最大的那个孩子是负责保管那个玩具的,立刻道:“我现在就去拿!你给……你给我等着!”

他转头就跑,一半孩子跟着他跑,一半留下来不高兴地瞪着他,甚至还有人挨着四方嘀咕:“这个人是谁啊,一点都不像大人……”

肖四方扯了扯嘴角,在心中默默道:你们可千万记得这张脸,等长大了,就知道他是谁了。

几个孩子的脚程不慢,跑着去又跑着回来,才花了不到十分钟。

大孩子小心地把手上拿的小机器人放在地上,还拧动了背后的发条,等它咔嚓咔嚓走起来,神气道:“你看,我们没有骗人吧!”

小机器人披着一块红色的布,几乎只露了一个脑袋,没走几步就停下了。

岑薄伸出手指挑开那块布,难看的支架和不整齐的断面立刻就露了出来。

原来是个身残志坚的残疾机器人。

他还想再看看,小机器人就被大孩子很宝贝地抢回去了,紧紧抱在怀里,一脸警惕:“你想干什么?!”

岑薄微笑:“想把它变得更好看吗?我是机器人专家,可以帮你们哦。”

大孩子将信将疑,“哪里要变好看?”

“不觉得它少了一半的身体很可怜吗?不想让它拥有另一边身体吗?”

孩子们听到这里,嘀咕起来。

“是这样的,我妈妈说就是因为少了一半,所以才要给它做披风。”

“可是这样也很酷啊。”

“那、那要是有另一边的身体,不就更酷了吗?”

孩子们心动了,大孩子攥着机器人的手松开了一些,犹犹豫豫问:“你真的可以把另一边补上吗?”

岑薄:“当然,我可是机器人专家。”

一直竖着耳朵听动静的肖四方也激动地抬起头,“真的吗?!”圣父大人果然能够不断地给人带来惊喜!

当然是假的。

岑薄面不改色:“真的。”

大孩子看了肖四方一眼,再摸摸小机器人披风下的那半边身体,心一横递了出去:“好,给你,但你不能把它弄坏!”

岑薄接过,转动食指上银色的指环就在众目睽睽下来了个凭空消失,伴随着他“惊讶”的声音:“哎呀,怎么不见了?”

肖四方和孩子们瞪圆了眼睛:“!!!”

岑薄心情好了,把抱着的小家伙放在地上,顺手摸摸肖四方的脑瓜,幽幽一叹:“傻子,以后可要小心啊。”

说完慢悠悠背着手离开了。

肖四方:“……”

圣父大人没有说错,她可真是个傻子。

孩子们惊慌失措地在岑薄刚才的位置上找寻,还有人去扒三宝的衣兜,甚至趴地上找地缝,怎么都想不明白那么大一只机器人为什么会突然消失。

没开灯的厨房。

肖八面捂住嘴蹲在地上,一双眼即便在黑暗中也闪着亮光。

天呐,岑爸爸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可恶的四方,嫉妒!

※※※※※※※※※※※※※※※※※※※※

肖四方:你不对劲

PS:过渡结束感谢在2020-11-26 16:39:14~2020-11-27 21:48: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只关风月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duer 100瓶;你的小可爱来啦 28瓶;相濡姒陌 26瓶;月 25瓶;谷雨 20瓶;孟珊、盛况 10瓶;苏金散 4瓶;kira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缺氧时代请大家收藏:(www.zxtxt.com)缺氧时代朝夕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缺氧时代最新章节 - 缺氧时代全文阅读 - 缺氧时代txt下载 - 织朱的全部小说 - 缺氧时代 朝夕小说网

猜你喜欢: 三日月的奇妙之旅臣服缺氧时代专业接盘侠[快穿]男配[快穿]炮灰之爱快穿之大佬她总在伪装万花筒
完本推荐: 牧神记全文阅读九零时髦精全文阅读尖叫女王全文阅读微光全文阅读强撩校草[重生]全文阅读逍遥游全文阅读相见欢全文阅读梦回大明春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某某全文阅读窄红全文阅读导演,离婚吧全文阅读臣服全文阅读千金归来全文阅读渔家小农女全文阅读八零之美人如蜜全文阅读我用魔法称霸逃生游戏全文阅读万花筒全文阅读是心跳说谎全文阅读入戏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如果贱婢想爬墙被剧情强制娇软宠妃罢工日常[清]三日月的奇妙之旅娱乐:从胖子开始成为男神重生七零小炮灰快穿之大佬她总在伪装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微光世界第一游乐场假驸马,真皇后男配[快穿]是心跳说谎导演,离婚吧尖叫女王大佬自带一万个马甲[快穿]逍遥游专业接盘侠[快穿]上瘾九零时髦精斗罗之诸天融合太上皇的猫[重生]战锤巫师八零之美人如蜜我用魔法称霸逃生游戏那个队长请留步仙逆农家乐小老板生物终极进化系统文豪拒绝被碰瓷

缺氧时代最新章节手机版 - 缺氧时代全文阅读手机版 - 缺氧时代txt下载手机版 - 织朱的全部小说 - 缺氧时代 朝夕小说网移动版 - 朝夕小说网手机站